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芯片大牛股被索赔5200万

2021-10-20 16:49

作者 | 顾明明

编辑 | 李曙光

从位于深圳市金迪世纪大厦的富满电子驱车出发,途经深南大道,不到20分钟就能到达全球最大的电子元件集散市场之一——华强北。与珠三角的大小IC(集成电路,Integrated circuit)设计企业相同,热门芯片股富满电子的产品,有一大部分会经由代理商、经销商的渠道,从华强北销往各地。2021年,富满电子成了资本的宠儿,股价从1月4日开盘的33.28元飙升至7月26日收盘的169.88元,涨幅超过410%。富满电子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景裕为人十分低调,全网信息寥寥,仅有公司上市路演时拍的一两张照片,将他定格在了2017年。那是富满电子上市前夕,刘景裕亮相做路演推介。他的致辞最后说:“我们将加倍努力,为公众塑造一个健康优秀的上市公司。”4年时间过去了,富满电子是否“健康优秀”,需要打上一个问号。多年来增收不增利、毛利率过低,让外界担忧它的财务健康。近期一起关于其“垄断市场、哄抬价格”的纠纷,则把富满拉进了另一场更大的风波中。涨价“罗生门”7月8日,LED显示屏企业蓝普视讯突然发布公开倡议书,控诉富满电子多次临时哄抬价格、拒不执行采购合同,严重影响了自己的正常经营。同时蓝普视讯表示,要拿出100万元,与其余受到波及的显示屏厂商联合诉讼富满电子。8月12日,蓝普视讯直接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实名举报了富满电子,并在举报信中为富满电子增加了一条“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罪名”。

除了列出多条“罪名”,蓝普视讯董事长、总经理戴志明还“现身说法”,直接向媒体控诉富满电子涨价带来的恶劣影响:“今年,富满电子的IC产品涨价太离谱了,从0.27元涨到1.4元,而别人同样类型的涨价只有10%~20%,一般是从0.6元涨到0.8元左右。虽然说涨价可以不买,但是对方不执行合同,给我们造成了损失。”戴志明提到的涨价芯片,属于显示驱动类芯片,是显示屏成像系统的核心组成部分,用于驱动LED发光或控制LED模块组件在最佳电压/电流状态下正常工作。简单来说,LED芯片的作用是把电能转换成光能,而LED驱动芯片的作用则是保证LED芯片正常工作。显示驱动类芯片正是富满电子的主营产品。根据富满电子2020年财报,公司主营显示驱动类、电源管理类、MOSFET三类芯片,其中显示驱动类占比达到46.67%。蓝普视讯在8月、9月多次公布诉讼进展,并贴出了深圳市光明区、宝安区人民法院的立案通知截图,向富满电子索赔5278万元。对于蓝普视讯的指控,富满电子多次否认,其董秘罗琼曾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简单回复“将反诉蓝普视讯不当竞争、侵犯公司名誉”、“市场的销售价格受市场调控,不是三方调价”。另外,在富满电子在9月6日发布的一份公告中写道,公司曾在2020年5月31日,与蓝普视讯、深圳市金诚威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三方《战略采购协议》,且协议已于2021年5月31日到期。富满电子称,根据协议,富满电子负责封装生产“FM6363”型号的显示驱动芯片,蓝普视讯则通过经销商深圳金诚威进行采购。市界尝试分别联络富满电子、蓝普视讯、深圳金诚威三家企业:蓝普视讯相关人员表示暂不回应;富满电子的董秘电话无法接通;联络深圳金诚威的工商登记电话,对方称已经离职,并不清楚相关情况。目前,蓝普视讯与富满电子各执一词,具体情况还有待后续情况公布。不过,2020年至今,富满电子的确曾多次涨价。市界不完全统计,富满电子曾分别在2020年9月22日、10月13日、12月16日发布涨价函。其中2020年12月16日发布的涨价函写道:“所有产品含税价格在现行价格基础上统一上调10%。”

上下滑动查看全部

(富满电子涨价函,图源:雪球)据半导体行业研究机构TrendForce旗下光电研究处LEDinside调查,LED显示屏驱动IC自2020年开始面临供给端产能不足的问题,多家驱动IC厂商在确保产能足够的前提下,上调部分驱动IC产品价格,涨幅为约5%~10%。按照这一数据,富满电子价格涨幅已经达到业内最大。与大幅涨价相对的,富满电子2021年上半年业绩喜人,这也成为其股价大涨的注脚之一。

据富满电子2021年上半年业绩报告,其营收为8.51亿元,超过2020年全年8.36亿元营收,同比增长239.31%;归母扣非净利润为3.04亿元,同比增长1601.87%。富满电子与蓝普视讯究竟有没有直接供货关系?富满电子的涨价幅度是否超出了正常范围?这两个问题需要留待司法调查来解答。更多人关注的是,富满电子涨个价,为什么会引发那么多不满?台商大陆创业,做经销起家2001年,中国台湾人刘景裕在深圳创办了富满电子,正好赶上了芯片业高速发展的“早班车”。同样在2001年,展讯通信成立,也是选址深圳,成为日后全球第四大手机芯片设计公司紫光展锐的前身;大陆芯片制造第一股中芯国际,完成了其首个生产基地“上海8英寸生产基地”的建设;如今的大陆芯片业首富虞仁荣,刚刚创办了一家名为北京京鸿志的半导体分销公司,凭借芯片“倒爷”的身份积累第一桶金,要到六年后的2007年才创办如今的大陆第一大芯片设计企业韦尔股份。

与虞仁荣异曲同工的是,刘景裕也选择了从芯片经销生意开始做起,之后逐步转型为芯片设计商。对刘景裕来说,做出这样的选择并不意外。在创办富满电子之前,他在深圳打拼多年,从事半导体产品经销。在半导体行业有一个共识:越是掌握技术壁垒的玩家,越能“吃到肉”,如果仅仅做分销,只能算是“喝汤”。为了掌握更大的利润空间,分销商向芯片设计、芯片制造的方向转型并不少见。这也是虞仁荣的韦尔股份、陈景裕的富满电子转型做设计的原因。刘景裕毕业于台湾第一所私立高等学府淡江大学的电子工程专业,曾在深圳市名晶实业有限公司担任副总经理。企查查显示,深圳名晶成立于1997年,已经在2005年2月1日被吊销营业执照,主营批发和零售业,经营范围涵盖IC、三极管等。在深圳名晶的经历,不仅让刘景裕培养了敏锐的商业嗅觉,还为其之后的创业生涯提供了便利。早些年,赴大陆创业的台商因为投资限制、法律风险、增加业务机会等方面的商务考量,多采用外部第三人代为持有自己实际出资的股权。富满电子在2017年3月25日发布了关于股本演变情况的说明。说明显示,在创办富满电子后,刘景裕的股份一直由他人代持,直到2011年才通过刘景裕100%持股的集晶香港由其直接持有。而为刘景裕代持股权多年的杨金艳、程莉,曾分别担任深圳名晶的总经理、执行董事等职务。从2001年到2008年共7年的时间里,富满电子一直从事芯片经销业务,直到2009年开始逐步设立研发中心、投建封装测试厂,转型为芯片设计商。刘景裕擅长押注市场热点。他做芯片设计的第一步,瞄准的是电源芯片市场,做电源适配器芯片和万能充芯片,随后,又将产品线扩充到显示驱动芯片、MOSFET芯片(功率芯片的一种)等产品。无论是LED还是MOSFET,都是2020年的市场大热点。2021年,5G成为手机标配,富满电子随之涉足了射频芯片产品。2016年富满电子递交创业板招股书时,公司已经完成了由纯经销商向IC设计商的蜕变。2017年至今,显示驱动类芯片成为富满电子最主要的营收来源。目前,国内显示驱动芯片市场的主要玩家有集创北方、聚积科技、明微电子、富满电子等,其中集创北方是国内最大的LED显示驱动芯片供应商,全球龙头则是美国企业德州仪器。据TrendForce统计,2020年富满电子在国内显示驱动芯片市场中排名第4。

尽管已在LED显示驱动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但是,富满电子也暴露出不少问题。多年增收不增利转型为芯片设计商之后,富满电子的营收节节攀升,比如2017年营收大增1.1亿元,2020年营收大增2.38亿元。但另一方面,富满电子的归母扣非净利润却始终处于较低水平。尤其是2018年、2019年,富满电子增收不增利,连续两年归母扣非净利润下滑。

另外,2020年富满电子LED显示驱动类芯片产品毛利率为22.22%,在业内处于较低水平。相比之下,明微电子的LED显示驱动类芯片毛利率为34.39%,LED照明驱动类芯片毛利率为32.37%,高出富满电子10%以上。在2019年财报中,富满电子将净利润的不理想归因于“贸易摩擦、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等因素。除此之外,另一个原因是市场竞争加剧之下,富满电子还未构筑起牢固的技术护城河。据信达证券的研报,2012~2018年间,中国传统LED照明产品的市场渗透率由8.9%提升至70%,市场趋向红海化。LED产业链玩家之间的竞争,也逐渐转向对上游成本的把控及对客户资源的不断开拓。说白了就是,在传统的LED照明领域,富满电子难逃价格战的漩涡,因此利润空间被严重挤压。而在智能LED领域,2017年起,随着Mini&Micro-LED技术发展、智慧家居概念被提出等趋势,市场快速成长。具体来说,随着Mini-LED技术的快速发展,LED点间距越来越小,配套的驱动芯片数量也越来越多,同时芯片尺寸越来越小,这导致驱动的电流逐渐减小,驱动芯片对电流的精准控制难度逐渐升高。从智能LED领域的应用场景来看,德州仪器、集创北方等龙头型企业专注海外中高端应用市场(全彩屏等),富满电子主要供应中低端领域应用市场(单、双色屏等)。

在Mini-LED市场,富满电子并非头部企业,在技术领先程度、市场开拓等方面并不占据显著优势。Mini-LED是指芯片尺寸介于0.05~0.2mm之间的LED器件。今年4月份,富满电子曾表示,公司已经在1~0.3mm点间距的Mini-LED驱动芯片上取得突破,但产品尚未进入放量阶段,短期内难以对业绩体现提振作用。而集创北方、明微电子等企业,均已实现Mini-LED驱动芯片的量产。在作为主力产品的显示驱动产品以外,富满电子的电源管理芯片产品、MOSFET芯片产品同样没有体现出太强的市场竞争力。相比欧美巨头,国内厂商在电源管理芯片市场市占率普遍较低。据安信证券研报,富满电子在电源管理芯片市场的市占率低于0.4%,排名位于晶丰明源、士兰微、圣邦股份等国产厂商之后。另外,2020年富满电子电源管理芯片毛利率为31.77%,而电源管理芯片设计龙头芯朋微的综合毛利率达37.69%。另据产业信息网的相关数据,大陆MOSFET市场主要被国外厂商占据,富满电子在大陆MOSFET市场的市占率低于1.9%。MOSFET产品在富满电子业务布局中占比较低,2020年营收占比仅为6.54%。

研发投入方面,富满电子2020年研发投入为6195.54万元,营收占比为7.41%,在动辄砸下20%营收进行研发的半导体行业中,并不算高。而在这6000余万的研发费用中,仅有1501.22万元用于研发人员工资薪酬,这一数字令人疑惑。按照年报中写到的研发人员数量为421人来计算,富满电子研发人员平均年薪仅有约3.57万元。对此,富满电子某不具名负责人曾对《证券市场周刊》解释称:公司2020年研发费用部分工资数额反映在其他业务成本中。分析下来,富满电子的业绩,很难配得上刘景裕曾经承诺的“健康优秀”。种种疑问尚未解答的背景下,富满电子今年4月份推出的10.05亿元定增计划,又催生了新的市场疑问。按照规划,募集到的10.5亿元中,将有5亿元用于5G射频芯片、LED芯片及电源管理芯片生产建设项目,3.5亿元拟用于新建“前海研发中心”,其余补充流动资金。在为前海研发中心项目规划的3.5亿元中,有3亿元拟用于购置办公场地。考虑到富满电子一季度末的净资产仅有11亿元,10.50亿元定增实施后,前海场地占净资产的比值可达13.95%,远高于富满电子的可比公司圣邦股份、晶丰明源和卓胜微2020年房屋及建筑物占净资产的比例。对富满电子来说,2001年的起步正好踏上了时代的脉搏。20年后,中国芯片产业迎来了爆发之年,市场虽更加蓬勃,但新贵崛起、群雄相争,过往时代带来的优势几乎消失殆尽。市场会奖励真正用心和创新的人,也会渐渐抛弃停滞不前、只有眼前利益的人。参考资料:《富满电子再融资募不停:应收账款周转下降 老客户集体衰败?》证券市场周刊全文完,感谢你的耐心阅读,喜欢就请【关注】我们。我们还有【10节课带你看懂财务报表】,扫描二维码免费试听~

⬇️ 点 阅读原文  ,万1.3开户

Powered by 短篇合集500全文目录-短篇合集500篇手机官网-一个山村里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