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天下三分”,还会不会有华为?

2021-10-20 08:50

作 者:夏延山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公司只有两种:一种是对这个国家有贡献的公司,另一种是对这个国家没有贡献的公司。”

这句话来自于IBM大中国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周伟焜,他认为和政府的相处之道,在于IBM作为一家外资公司,做出的贡献不比一家本土公司少。

20多年前,IBM在中国各大机构推进的“信息化”,以及“数据中心”的建设热潮中表现得极为活跃,铁道部、银行、航空公司、电信等多个关键行业的信息系统中,都离不开这家巨头公司的设备和技术。

IBM的确做出了很大贡献。

但是从IBM参与的卖票网站12306项目开始,时常崩溃的现象一再表明,IBM尽管有着辉煌的历史,已经不能解决类似于12306网站这样的极端流量并发带来的考验了——云计算时代来了——在把搜索量最大的余票查询业务中的75%放在云端之后,这个网站可靠多了。

IBM最让人目瞪口呆的一点,就在于其总是能够在将死之时挥起手术刀,给自己来一场非死即生的大手术——所以它也开始向云计算转型。

但江湖变了。

跟几十年前拿着望远镜都找不到对手完全不同,在这波政企机构掀起的“上云”浪潮中,主要玩家已经不是IBM,以及它的黄金搭档甲骨文和易安信了,而是华为云、腾讯云、阿里云这样本土成长起来的巨头们。

这很魔幻——因为这些对手,以前都是自己的大客户。

而蛋糕又是巨大的,也许比几十年前的那波信息化更诱人——“十四五规划”提出的“数字化转型”,以及各个地方热衷的智慧城市、产业数字化,对于华为云等云服务厂商来说,都是一个天大的市场机遇——2019年发布的《中国云计算产业发展白皮书》显示,2023年中国云计算产业规模将超过3000亿人民币,其中,中国政府和企业上云率将超过60%。

IDC《全球及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0年)跟踪》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为3124亿美元。

一场激烈的遭遇战开始了。

在过去的半年里,各大云服务的高层都在忙着到处拜访各省领导,参加各种招标,以及举办与数字化有关的线下活动,以争抢政企客户上云的蛋糕。

对于政企客户来说,现在已经到了学习IBM那种拿刀向自己痛下杀手的时刻了,因为不上云,就玩不下去——和20年前不上网一样。

不“上云”,或难生存

“道板停车”大概是所有城市管理者的痛点:现场执法成本很高,非现场执法又无法做到和车主的互动,效果也不是最好。

但苏州工业园区有一个好办法——利用前端感知设备,通过算法自动识别车牌,识别完之后会给车主发送短信提醒,30分钟后没有驶离,将会进入一个非接触执法程序,既确保了效率,又兼顾了人性化。

这个智慧城市的解决方案,就来源于华为云。

企业的情况也类似。

现在的流行说法是,只有两种企业能在数字化时代生存:

一是数字化原生企业,即从成立开始就按照数字化方式运营和发展;另一种就是完成数字化转型的企业——多数企业,包括政府机构和传统企业都是后一种情况。

换句话说在这个时代,不上云就难以生存下去。

这跟几十年前的“上网”很像。

企业要办公,就得根据不同岗位,购买不同配置的电脑,需要搞一个局域网,还得建机房,买服务器和防火墙,以及专业维护人员。

这还只是硬件部分。因为还要花大价钱买入ERP、CRM、OA、HR等各种软件系统,之后才能实现“上网办公”。

云计算就简单多了:无需机房和维护人员,那些软件也能根据自己的需要,从云端购买——类似于水电煤气,不需要自己开一个自来水厂或者发电厂,按照自己的需要拧开水龙头就可以了。

云变成了一种真正的数字基础设施。解决信息系统重复建设、资源利用率低、运营维护成本高、耗能大等难题的同时,还能拓展新的业务边界等等。

有些好处甚至是预料之外的——比如直到现在,出入北京的几乎所有公共建筑,都会被要求出示一个应用“北京健康宝”——这个应用来自于基于华为云的区块链服务,目前用户达到了3800万,查询人次超过了16亿。

在深圳这个“创业之城”,企业的审批项目实现了100%上网,而且是24小时的“无人审批”——支撑这种便利的技术来自于华为云在深圳打造的“鹏城智能体”。

另外,中国的数字支付曾经让老外目瞪口呆,但现在这种支付已经达到了“抬抬手”就能搞定的地步——在云上把数字支付和华为智能手表终端打通之后,消费者在购物时一抬手就能完成无感支付。

这意味着无论是企业还是政府平台,“上云”带来了巨大的商业机会。

跟几十年前那波企业信息化为IBM、甲骨文带来的契机类似,云服务也带来了商业的新蓝海。

现在已经没有不上网的企业和政府机构,很快也会出现一种情况——没有不上云的政企机构。这是一种刀刃向内,但趋势不可违逆的变革。

这是个大蛋糕,当然竞争也很激烈,所以一场有关云的争夺不可避免,但对于华为来说,这家公司似乎永远都不打无准备之战,尤其是在一场事关未来发展的重大战役中更是如此。

 

七种武器,打赢“云”这一仗

相对而言,华为云动手有点慢,2017年3月初正式上升到战略级部门(亚马逊当时已经在云服务上推进了十年,阿里也已经搞了差不多七年),但是成长速度惊人,仅用了大约三年的时间,去年就在全球IaaS(Infrastructure-as-a-Service,基础设施服务)市场排名上升至中国前二、全球前五,并且在主流厂商中实现了增速最快,成为全球五朵云之一(另外四家是亚马逊、微软、阿里和谷歌)。

跑的这么快,源自于华为云有一些不一样的武器。

首先,战略有远见,技术布局早。

虽然正式提到战略高度的时间晚了一些,但华为云并不是一个凭空而起的产物,2010年,华为正式发布了云计算战略,但在那之前,技术储备就已经开始了。

第二,不该赚的钱,坚决不赚。

华为一个有意思的地方还在于,在不同阶段的边界感很清晰,而且执行得很坚决。

比如华为成立了一个车BU,很多人都鼓噪华为“造车”,余承东自己也想造车,但华为硬是忍住了这种冲动,三番五次地辟谣不造车,而是致力于通过技术赋能合作伙伴“造好车”。

战略定力稳如磐石。

华为云也延续了这种边界感十足的打法。比如坚决不碰客户数据,既不拿客户数据来变现,也不做股权投资,总之就是帮助客户发现数据,挖掘数据价值,但自己不靠数据获利。

商业法则就是我赚我的你赚你的,我不会吃着碗里的饭,同时还看着你碗里的肉。

这让客户感觉到舒适。

第三,最好的服务和支持。

华为云一直在拓展全球数据中心和网络布局,以实现“全球一张网”的一致性体验,用户可以实现一点接入、全球通达。目前华为云已在全球27个地理区域运营了61个可用区,覆盖超过170个国家。

在国内,华为云与三大运营商属于无缝合作,可以为客户提供安全合规的跨境联网服务。

第四,云原生2.0。

在数字化时代,政企在部署新业务时,已经不能再重复之前先传统IT模式再上云的路子了,而是应该一开始就在规划、研发、市场、运营等全流程实现云上运行——这就是华为云首次提出的云原生2.0时代。

今年5月底,30万长沙市民中签了长沙4000万元数字人民币,整个过程非常流畅,支撑这个项目顺利应对突发流量高峰的,就是华为云设计的高效云原生解决方案,确保了系统顺畅运行。

华大基因在基因测序和数据分析中,也面临算力波动需求大、任务排队等情况下,传统IT架构难以应对,在使用了华为云的云原生高性能解决方案后,排队现象消失了,原来需要半个月的分析流程,现在半天就能完成。

第五,5G,让华为的云边端水到渠成。

如果说云服务将成为政企业务基础设施的话,5G差不多算是基础设施中的基础设施,包括元宇宙也需要5G甚至6G的链接,才能流畅地构建一个平行世界。

5G通过高速率、大带宽和低时延等特点,既是物联网的核心,也是实现万物互联的关键,当然也由此拓展了云计算的天花板。

众所周知的是,华为在5G技术创新方面全球领先,甚至在6G布局方面也已经获得了最多的专利。

所以华为云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特点鲜明,而且恰好这时候整个行业也迎来了风口。

第六,行业趋势已至。

9月23日召开的华为全联接2021线上发布会中,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认为,数字化发展是全球唯一共识,已经有170个国家发布了数字战略。新冠疫情和碳中和战略,让数字化转型成为全球企业和组织的必然选择。

华为高级副总裁、华为云CEO、消费者云服务总裁张平安也宣布了云原生、aPaaS等一系列新的战略目标。

第七,华为云“单飞”。

8月底,华为云告知自己的客户,华为云主体将会从华为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变更为华为云计算技术有限公司。

这让华为云的运营更加灵活,也有助于集中资源发力竞争越来越激烈的云计算市场。

“要想富,一起先修路”

很多老外知道中国是“基建狂魔”,但并不真正理解为什么中国要适度超前布局基础设施——曾经有海外媒体称中国某些城市建立的新区是“鬼城”。

但没几年这些老外就承认了错误——现在这些新区都是最具活力的区域,其实这跟“要想富,先修路”的理念一样。

华为云提供的也是一种基础设施,只不过是数字基础设施。

在华为全联接2021发布会中,张平安在“深耕数字化、一切皆服务”的主题演讲中,发布了包括华为云开天aPaaS在内的十大云服务,并强调未来30年,华为要构建智能世界的“云底座”。

其中的关键点包括:

基础设施即服务,使业务全球可达;技术即服务,创新摆脱重复造轮子的困境,像生活中使用水电等基础服务一样减少重复工作,降本增效;经验即服务,可以把数字化转型经验和创新沉淀在云平台上,成为随时可被调用的服务。这里面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开天aPaaS。

开天aPaaS最为重要的一个特点在于,把类似于地图、搜索、支付等成熟的基础技术,释放到云计算产业空间并对外开放,客户根本无需再在这种基础技术方面投入资源,就能以更低的成本完成开发,避免了“重复造轮子”。

这种变革,实际上也体现了aPaaS平台的独特之处——把成熟的技术集成为工具提供给客户,从而满足高速开发的需求,比如支付、搜索、浏览、地图、广告等,支付引擎支持4种全球化移动支付,华为开放了搜索引擎kits,支持70多种语言,地图引擎也开放了超过20种能力,包括楼层识别等,广告引擎方面,目前也是在全球范围内提供一站式的广告服务平台,甚至连渠道都打通了——基于华为云开发的移动应用可以一键上架到华为应用商店。

效果是颠覆性的——开天aPaaS对于用户的场景化创新的赋能效果,类似于Windows用“所见即所得”颠覆Dos系统的繁琐代码——aPaaS用户能够以低代码甚至是零代码完成开发与部署。

一些热门垂直行业的开发模式或者游戏规则就改变了,变轻了,成本也下降了,对于工业、汽车(出行)、零售、医疗健康、互动媒体、新闻资讯等多达9个领域,华为云开天aPaaS开放了超过50个场景化服务,用极简开发、高效集成的逻辑实现了这些领域的开发赋能,开发门槛大大降低。

总结来说,aPaaS来自于华为云强大的基础设施和拥有海量用户的华为终端云,提供的众多应用程序,类似于现成的“砖头”,前述9个领域的程序员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开发需求,选择适合自己的砖头,很快就能建成一个自己需要的房子,从而快速实现产业的数字化转型。

这让开天aPaaS看上去像是一场由华为云发起的云计算变革,填平了各大云计算厂商之间的数字鸿沟,为客户提供最好的服务。

这是云的时代,基础设施是云,顶层应用也是云,开天aPaaS由此成为推动各行各业数字化,并打造具备中国特色的产业互联网的助推器。

而且华为是体系化竞争力。

在类似于移动支付这样的场景中,华为云可以和智能手机或者智能手表等终端打通,实现“抬手支付”。

华为云还具备开放心态,通过和各行各业的共创,不断完善开天aPaaS平台的能力。

最终,和众多合作伙伴一起,把要想富,先修路的“路”变得四通八达,并成为智能世界的“云底座”。

全球三朵云,绕不开中国

 

20年前,不上网的企业即便没有消失,也差不多没有存在感了。

20年后,不上云的企业也面临同样的抉择。

到2025年,全球企业云技术使用率将会达到100%,而企业的传统数据中心,也会像汽车的发动机、老式蒸汽火车头一样作为工业文明的象征,要么进入博物馆,要么被关闭。

这是一个肉眼可见的趋势,也是商业的方向。

华为、亚马逊等头部玩家,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云计算行业中初步形成了各自的竞争优势。

有的玩家入手很早,比如亚马逊是开拓者,而且自己本身就是电商,所以很快就积累了部署经验,所以在过去的时间里,这些巨头一定程度上也完成了跑马圈地,但市场还在不断变化,先走的不一定先到——洛克菲勒不是第一个发现石油的人,但最后他把自己变成了“石油大王”。

从行业规律角度看,云计算行业马太效应的出现是必然的,资源和客户也会逐渐向头部玩家集中,从多数行业的发展过程来看,最终全球范围内将会只有“三朵云”。

而鉴于中国在全球的体量,以及作为技术创新最活跃的国家之一,同时还从战略层面规划了数字经济的蓝图,所以三朵云中必有一朵来自中国。

相应的,对于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把业务做到全球的华为来说,华为云服务全球客户的经验是其他对手难以复制的。

在这个赛道上,华为不缺技术,不缺服务,不缺实干精神,甚至还保持着一股子“时刻准备战斗”的信仰,以及前所未有的开放心态,这让其在这场与云计算有关的竞争中后劲十足,成为任何对手都不敢小觑的竞争者。

服务优势尤其明显。云计算面对的政企客户,华为已经服务了很多年,所以具备极大的差异化竞争优势,而且随着云计算的进一步深入,服务将会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政企客户需要的是懂业务、懂产业逻辑的合作伙伴。这同样是华为云的强项。

在张平安看来,华为云的差异化优势,在于华为有智能终端等硬件方面的基础设施,而且在连接、存储和计算方面也有很深的积淀,同时华为在面向消费者的业务中也有很多经验,这些都能实现协同。

这都是大白话,看不出什么杀气,但却都是大杀器。

而且华为还是全球化企业,服务全球客户。

这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华为云有可能像中国的高铁、特高压输电、5G以及量子通信、北斗导航等一样,扮演全球数字基础设施的角色,并成为全球云计算行业的中国名片。

 

排版 | 米小白

审校 | 潘磊   主编 | 孙允广

Powered by 短篇合集500全文目录-短篇合集500篇手机官网-一个山村里 @201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